Aqualt

Memento mori.

我们就像暗夜中的两只船,
各有各的目的地,
背负的也各不相同。
我们相遇于大海上,
然后悲哀地错身而过。
…命中无有,莫再强求。

&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
一粒沙《夜船》与徐志摩《偶然》。

Pleurent les violons de ma vie?




-------------

纸脱胶了…qwq

参考Artist working on图片

Das unendliche Universum der Musik, aus dem er kam ...
Wie ein Stern fiel er auf die Erde ...
Un enfant de Dieu ...

他从这无边的音乐宇宙中而来…
像星辰一样落在这个世界上…
他是神之子…

----------------------------------
听《瞎疼螺丝》有感,魂穿JCS。


合唱加入后的莫扎特就像风暴中心的船,
他是浪起浪落中升起的星子。

补记:




鹫鹰瑾是02周易电视剧《萧十一郎》加的一条线。两位演员吸引我于《水月》的“战心”,时刻在线的演技和武英级水准的打戏都十分耐品,如果不怕虐,两兄弟几生几世的对手戏也算是一大把粮。画这张就是在复刷《灵境》的时候。




言归正传,私以为雪鹰是灵鹫生命的绝大部分,城瑾甚至无法与他平分,所以最后灵鹫走了,因为弟弟给他的阴影甚至大于对城瑾的愧疚,他想逃离这个阴影,所以也带着貌似“愧疚”的外套离开连城瑾了。至于雪鹰,他从来不是一个好人,他的无助和亏欠只会留给哥哥,想起他推开哥哥被割鹿刀腰斩前一刻的那句“原谅我”,不知道究竟有几重歉意?




因为剧中雪鹰的服装颜色偏猩红,所以画着画着“雪鹰”就走向了“血鹰”。🌚




另,我真的不是有意把鹫画得这么丑的,我知道这一点也不灵…

最近的脑洞存放。
P1-P3各打一德奥音乐剧曲目。
P3有参考。

“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在这时候,所有的颜色都已沉静。而黑暗尚未来临,在山冈上的那丛郁绿里,还有着最后一笔的激情。” ​​​

黄昏垂下玫瑰色的手指,蘸着夜色抹过原野。万物开始偃旗息鼓,像大鱼隐没深海一样温柔地沉坠。他落于日晷的影被越拉越长,就像伊卡洛斯正越飞越高。

关于《阴霾渐袭》的听感记录

《Die Schatten werden länger》-From《Elisabeth》


最近又开始听《阴霾》了,感受又有了一点细微的变化。所以在此对《阴霾渐袭》几个主要版本的听感作一记录,算是备忘吧,也许之后又会变化。因为音乐上不是很专业,对历史的掌握也不算了如指掌,如有错漏之处,请轻拍我。


(…个人私心在篇幅和先后上是比较明显的… )


2005 麻袋 x 羊毛君

麻袋和羊毛君的《阴霾》是我的一粒沙入坑曲目。羊毛君豆腐既不软又不硌牙,有豆腐那种茫然无助的感觉又有皇太子的贵气(嗯这么说应该不是很奇怪…?)。麻袋是我入坑一粒沙的死神,他的死神怎么说呢,邪魅狂狷色气满满,但又带着点孩子气,让人觉得实在可爱。在虾米@曲阑深处重相见_宜的歌单里看到一个评论深有同感:和污叔比起来,麻袋的唱功也许确实没那么炉火纯青,有时候冲起高音更简直像个鬼,包括在05官摄《最后一舞》最后的高音也让人总觉得差点儿意思(然而他颗粒感巨强还带着口水味儿的沙嗓刚好特戳我萌点),但他诠释死神时给人的感动却很真实。如果说污叔就像一尊寒气森森的金属雕像,是一个站在忘川对岸向你招魂的死神,是一个修炼千年的老妖精,那么麻袋则是一只刚出锅还冒着热气的兔子精,他像蓝宝石里燃烧的一团火,是一个会将灵魂最深处忽明忽灭的死亡欲火撩动起来的死神,比如一声“Ja”让人失去力气,又如“最痛苦的莫过于清醒”那句令人心颤,再如“赶快夺取权利”那句他靠在豆腐后面,仿佛就趴在你耳后低语,咬牙切齿的音色也恰恰让人感到站在了无助与绝望的边缘。加上麻袋的动作和表情管理都可圈可点,所以我比较爱吸这一袋霾。说起歌本身,我想《阴霾》是豆腐在和自己对话,死神是他每每迷茫无助时演化出的另一个自我,只是他的本我是否决定要去接受和倾听——“我们终于打破沉默”、“你认得我”、“噢我的朋友我在暗夜里呼喊”——死亡的阴影从来就潜伏在豆腐的命运里,那个时代下奥匈帝国的车轮已经无可避免地将轧入战争的阴霾。你听这里麻袋副歌部分的处理是有些疯狂甚至疯癫的(甚至一部分“归功于”他的倒嗓),他就像一根快要绷断的琴弦,而羊毛君声音虽然有无助和抗争但仍是偏理性的,他甚至还想双手合十向上追寻一个答案,这种张力正是豆腐内心的外化,更毋宁说死神就是豆腐的影子,他像是已经摇摇欲坠在深渊的边缘,只差放手一搏的勇气,而死神给他的勇气是他既渴望又害怕的,所以麻袋歇斯底里的处理才让我觉得那么真实又心动,至少它很符合我目前的理解。

 

2001埃森 污叔 x JT

污叔的死神有一种老谋深算的大狐狸的感觉。相比麻袋死神“痛你所痛,疯你所疯”的自我另一面放大化,污死神是会悄悄坐在廊上用玩味的眼神打量着你,看你自我挣扎的死神,他从来就知道开头也知道结局,他会在你濒临崩溃边缘时突然以一种命令般的语气牵引你向深渊迅速堕落。污叔的声音有一种介于玉和金属之间的质感,实在是教科书一样的版本。另外,这版的鼓点感觉更强,金属感也更浓厚(可能是有电吉他的原因?),有一种末日洪水要来的感觉。JT的豆腐和污死神很配,似乎他的豆腐比起羊毛君少年气更足一点?

 

2004 麻袋 x 卢美人

第一次听这版的时候觉得并不惊艳,只是单纯喜欢卢又喜欢麻,后来安安静静又听了几遍,觉得这版有点少爷和小阿的感觉。04的麻袋唱法还比较沿袭污叔的路线,但他自带的少年气让这个死神有那种初出茅庐的调皮感(是的我跳Herbert了…),所以这版死神就有点乖乖的感觉,而05版时候就长(zhǎng)开了,魅惑与引诱兼备,疯癫和野性并存,你可以从麻的声音里听到他在inducing和taunting。纵观污叔到04/05麻袋这条线,感觉就是一个死神爸爸弟弟加哥哥的组合。(我又有点跳TDV了……希望暑假可以画这个脑洞…)

最后私心单独表白卢美人,温柔如水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当如是,开口总是带着笑意真的很美好哇(然而却又能有禁欲系大佬的气质orz),相比羊毛君,卢多了几分“视死如归”。喜欢看卢麻拔河,他们两个互动太可爱啦。另,B站有个卢麻阴霾tl倒放版甚是美味。

 

1992 维也纳初版 污叔 x AB

92年的维也纳初版,节奏比后来的慢很多,但是有时候回去听也不会很不习惯,别有一番味道。

 

其余还有:

十周年音乐会版、二十周年维也纳版、2011-2012德巡版(表哥 x Anton Zetterholm)、2017 MUSICAL HITS专辑(表哥 x Alexander Klaws)等,个专比较杂就不记了。